海達合伙人張楨恒:“并聯”已露尖尖角,早有“辰星”立上頭

轉載自海達投資



前言:

多年以后回顧2018年,必是投資界的一大彎道:對于投資機構和創業公司,有些換擋緩緩駛過彎道,有些加速在彎道處換道,還有些蒙眼狂奔徑直加速沖出彎道;而投資方向,可能也轉彎了-由C端轉向B端。

不管是早已經紅紅火火的“工業4.0”,還是最近互聯網巨頭搖旗吶喊的“產業互聯網”,最根本還是幫助企業降低成本、提高效率。因此,工業機器人必是至關重要的一環。“工業4.0”的終極是無人工廠,“產業互聯網”的核心必是數據。


2016年,中國制造業總產值21.43萬億元人民幣,全球制造業總產值83.96萬億人民幣,中國占比25.52%,居世界第一。我們相信,未來全球的制造業中心長期都會在中國。

0.png

2013年,中國制造業工人數量達到峰值1.03億人,之后幾無增長,中國勞動力的人口紅利走到盡頭;與此同時,中國制造業一線工人的時薪接近15元,而機器人的每小時成本約為18元,人力成本的剛性上漲不可逆轉,工人時薪和機器人時薪的剪刀差越來越小,很快就會逆轉。據測算,2020年中國制造業一線工人時薪將超過25元。我們認為,中國制造業是中國機器人龐大市場最強有力的持續保障,而中國勞動力紅利消失和人力成本剛性上漲將會是機器人市場的強大推進器。

對于創業企業,從整個機器人產業鏈(核心零部件、機器人本體、機器人系統集成、終端應用)來看,我們更看好機器人本體企業。

1.jpg

機器人本體的技術門檻絕對不低:機械結構設計、裝配工藝、控制算法等等,也需要長期的技術積累和突破。機器人本體市場規模巨大,2016年中國銷售工業機器人8.7萬臺,同比增長26.9%,占全球工業機器人銷量的29.56%。另一方面,我國機器人滲透率極其低,每萬人密度為68臺,全球平均水平是74臺,更是遠低于韓國631臺、德國309臺、日本303臺。

機器人本體主要分為直角坐標機器人、SCARA機器人、并聯機器人、關節型機器人。我們更看好輕載機器人(10kg以下):并聯機器人和協作機器人(小六軸),邏輯無他:在機器人領域,中國很少原創,更多是模仿和追趕,因此中國機器人有機會的前提就是性價比。直角坐標機器人技術門檻太低,基本完全國產化,市場空間和利潤空間都不夠;SCARA機器人,愛普生等國際品牌的價格已經非常合理,國產性價比不突出;重載關節型機器人,由于核心零部件受制于外,國產重載關節型機器人沒有性價比;隨著蘇州綠的、南通振康在減速機技術的突破,國產協作機器人價格可以做到8萬/臺,而丹麥優傲的價格仍需十幾萬;國產并聯機器人的價格也比ABB等國際品牌便宜30%以上。

遵循上述投資邏輯,2016年海達投資了并聯機器人優秀企業——阿童木機器人(辰星自動化)。海達最早接觸的是另一家并聯機器人企業,種種原因沒有投資,但是我們看好并聯機器人這條賽道。與開環的關節型機器人相比,閉環的并聯機器人結構穩定、速度快、精度高、工作空間小。區別于其他工業機器人的最主要特點是低負載、高速度、高精度,在生產線上主要完成對輕小物件的分揀、整列、裝箱等搬運工作,以及貼標、檢測等工作,應用領域涉及食品、醫藥、化妝品、3C電子、印刷等諸多行業。

2.jpg

我國并聯機器人的市場才剛剛起步,但增速非常快。根據相關數據顯示,2014年國內并聯機器人市場銷量約600臺,2015年銷量約900臺,2016銷量約在1600臺左右,2017年銷量約2700臺,每年50%以上增速。海達投資堅定看好并聯機器人的市場前景。

過往,市場一致看好3C領域的自動化機會,核心邏輯為:我國3C制造業工人數量約1000萬,其中大多數設備都要用機器人,市場對于3C自動化設備的預期非常高——2025年將近2500億元。而我國輕工業的一線工人數量3000萬,遠超3C領域,理論上市場潛力更大;用工結構差異更大,3C行業在生產線大量使用工人組裝(富士康號稱百萬大軍),而諸如食品、藥品等輕工行業生產流水線基本實現自動化,大量人員分布于后端的分揀和包裝。輕量物體的快速分揀、搬運正是并聯機器人無可比擬的應用場景,而并聯機器人的市場滲透目前仍處于從0到1的階段,因此我們對并聯機器人的市場前景充滿信心。

3.jpg

“多到一線工廠看看”是海達投資一直秉承的投資原則之一。在并聯機器人賽道上我們大量走訪了一線客戶現場:饅頭生產線、液體袋裝藥生產線、鋰電池生產線、乳制品生產線、肉制品生產線等等,我們看到并聯機器人在一線工廠如何幫助企業降本增效。盡管當時單一領域的客戶并不多,但是我們發現了兩個特征:1、客戶都是該領域的頭部企業;2、客戶復購意愿極高。石家莊四藥所有袋裝藥生產線末端裝箱在幾年內全部購置阿童木并聯機器人,完全替代人工裝箱。大風起于青萍之末,我們看到的是縱向和橫向均可批量推廣的機會。近兩年我們接觸、投資的企業跟阿童木機器人交集漸多:食品、制藥企業的產品裝箱、3C行業的AOI、包裝等設備中的上下料(之前采用兩臺SCARA,可用一臺并聯機器人替代,速度、效率更快,體積更小)等等。

投資阿童木機器人,除了看好并聯機器人賽道,更因為看好其團隊。第一次投資大學生創業團隊,我們也曾擔憂。在頻繁與劉松濤、宋濤兩位創始人深入交流后,我們發現,劉松濤,一身正氣、簡單、直接、絕不拖沓,對技術孜孜以求,是個嚴謹較真的人。天津大學獲得國家技術發明二等獎的“高速并聯機器人(四自由度)”的機械結構就是由他在研究生期間主導設計。宋濤,事無巨細、干練、執著、親和力強。為了挖一位素未謀面的控制算法工程師,他在對方公司門口等了兩天堵到人,反復溝通,終于迎得“牛人”歸。

投資之后的兩年時間里,我們也見證了團隊整體地快速成長:投資之初,公司的方向并不清晰——專注并聯OR兼做SCARA等;專注本體OR兼做集成;跟著訂單走OR專注某些細分領域;經過兩年多的市場實踐,公司戰略已然清晰:專注于并聯機器人本體,在制藥、乳制品、食品等行業只做樣板工廠教育市場,大市場則交給集成商伙伴,服務好他們。在技術上,完全自主設計的控制器、視覺系統已經完成并應用于終端客戶,2019年1季度還將發布3個并聯機器人突破性技術。公司高度重視客戶對“阿童木”品牌的認知以及客戶服務,持續投入資源。

時至今日,阿童木機器人的團隊已經發展至近百人。實地拜訪了600多家客戶,試驗了近千種樣品,制定了上千套應用解決方案。2019年生產工廠面積也將擴展到7000平米以提升已然飽和的產能。2018年銷量增長300%。團隊志存高遠,持續在技術上投入,點點滴滴,時間久了就是壁壘;不斷提升客戶對“阿童木”品牌的認知,未來提到并聯機器人就想到阿童木。

馬云說“我們這些人是因為看見而相信,只有很少一部分人是相信而看見”。我們“相信”是對趨勢的肯定——并聯機器人這條賽道;我們“看見”是對時機的把握——并聯機器人已開始服務終端;對于團隊,我們既“相信”更必須“看到”。

“并聯”已露尖尖角,早有“辰星”立上頭。


海達投資成立于2007年,管理資本50億元人民幣。核心團隊發端于2000年,由中國本土最早一批從事股權投資的專業人士組成,擁有近20年的股權投資管理經驗。核心團隊緊密合作超過15年。就成功退出率和投資回報率而言,海達投資長期保持中國創投行業的領先位置。

公眾號二維碼.jpg


地址:天津濱海新區南海路156號/天津市武清區汽車產業園天瑞路9號


電話:022-65181003


企業公共郵箱: [email protected]

客戶投訴郵箱:[email protected]



傳真:022-65181002